公司新闻
联系方式
联系电话:
联系传真:
电子邮箱:
联系地址: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 公司新闻 > 公司新闻

听他们说说种地的事儿

作者: 来源: 发布时间:2019-01-11

听他们说说种地的事儿

 

  编者的话

  过去进城务工,如今返乡种田。从解决温饱到提升生活品质,一批批爱农业、懂技术、善经营的新型职业农民,正成为乡村新业态的先行者、科技兴农的引领者、新农业经营主体的实践者,为乡村振兴注入了强大动力。截至目前,我国新型职业农民人数已突破1500万人,预计2020年将达到2000万人。

  在这支队伍中,不乏海外归国的留学生、反哺家乡的退伍军人、农业技术的行家里手,等等。他们带着技术下乡、揣着梦想归田,使得“农民”的身份内涵也悄然发生了变化,新型职业农民正逐渐成为受到社会尊敬的职业,本报记者采访了几位,听他们讲讲乡村振兴路上的酸甜苦辣。

  

  感  言

  毕业于名牌大学并出国留学的姜方俊选择做一名新型职业农民,其实并不偶然。近年来,各项惠农政策落地、地区对农业人才扶持鼓励,为有农业技能、立志于服务乡村的人才提供了良好的环境,客观上吸引着人才返乡。尽管如此,记者采访时发现,地区对于农业人才的奖励政策,大多是针对高学历、高层次人才,对于传统农民的扶持力度有待加强。解决问题的关键,还得在如何让政策红利惠及更多农民上下功夫。

  姜方俊 农场搭上互联网

  本报记者  姚雪青

  两年时间,六七十万元学费,读上海交大EMBA,姜方俊所做的这一切,只是为了当好一个农民。“非常值得。这次学习让我更加了解了自身和市场,对未来发展也有了更好的思路。”姜方俊说,农民不是那么好当的。

  2003年,姜方俊毕业于南京大学,出国留学后在外企工作,前景很好。但是他和几个同学却做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:将开心农场与实际相结合,打造真实版开心农场、有机农场。

  刚开始时觉得很简单,却遭遇了“水土不服”。随后,姜方俊回到了老家常州,流转了1500亩土地,开发“一号农场”,成了“真正的农夫”。2012年底,“一号农场”有机商城在淘宝网正式上线。他的产品很快涵盖了有机蔬菜、水果、水产、谷物、禽蛋肉等180多个品种。“公司+基地+电商”模式,当年就实现销售近千万元,还带动当地村民实现了收入倍增。

  在姜方俊看来,从事农业行业,进行生产经营活动、提供农业技术、劳动服务等,都是新型职业农民。姜方俊坦言,培训是新型职业农民转型的关键。“许多传统农民都有转型意愿,但由于文化程度、学习能力所限,很多农民没法转型。”

  新型职业农民可以真正做到“不离土不离乡”,应该成为乡村振兴的主力军。姜方俊介绍,目前他们基地共吸纳200多名村民就业。姜方俊认为,越来越多的新型职业农民打破了过去“一亩三分地”的限制,借助新技术、新理念、新方式,让现代农业有了更大的发展空间。

  

  感  言

  武向全在创业过程中苦于没有帮手,折射了农村人才短缺的困境。但以武向全为代表的新型职业农民的成长经历,也证明农村有广阔天地,能够大有作为。

  从土里刨食到田间创业,武向全种地的意义已跟父辈有了巨大区别,这也反映出国家“三农”事业发展的巨大变革。正是这样的变革孕育了创新创业的大好机遇,也为像武向全一样的新型职业农民提供了巨大的创业舞台。

  武向全 当农民也有范儿

  本报记者  孟海鹰  祝大伟

  “小武来啦!还让你跑一趟,给你添麻烦了。”吉林长春市农安县西白鸰村田家屯,尹长利正在院子里干活。看见邻村东白鸰村45岁的农民武向全从轿车上下来,他赶忙迎上前。

  “代耕的协议在这,先看看。”武向全从车里拿出几张纸递给尹长利。原来,前年冬天,武向全把田家屯的20多个种粮大户召集起来开会:“你们的地交给我种,肯定产量更高。”

  “当初确实有点信不过你,所以没签协议。”尹长利说,“我看你们代耕的地,一垧(1垧等于15亩)地的苞米足足能比俺们多打2000斤。”

  武向全算了笔账:“你们自己种地,一垧地的人力、物力成本也得2000块钱吧。咱们合作社机械化种地,成本不到1000块钱。”“我想好了,地交给合作社种啦。”尹长利打定了主意。

  2013年,武向全成立合作社时,只有24户农民,400多亩地。如今,合作社耕地面积达1.2万多亩,带动农户350多户。

关于我们 产品展示 经典案例 新闻中心 服务项目 联系我们